18
11月
2020

5分钟看懂知识产权证券化

  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来鼓励对知识产权金融进行探索,创新主体利用知识产权获得现金回报的方式也因此得到了有效的扩充,从基础的转让、许可、维权到投资入股、质押融资,包括今天我们重点要谈的知识产权证券化。

  要理解知识产权证券化到底是个啥,得先来正确认识下“知识产权”。众所周知,“知识产权”这个表述是舶来品,原文是 Intellectual Property,从原文其实非常容易理解其含义,简单来说就是有关知识的产权、有关智慧的财产,但因为“知识产权”这四个字往往多在维权的时候一起出现,所以很多人会把重点放在“权”上,从而忽视了其实际是一种“产权”,忽略了其资产属性。

  理解了知识产权本身是一种资产,“知识产权证券化”这个词就理解了一半了。剩下的一半,你只需要知道什么叫做“资产证券化”。提到资产证券化,咱们得学习三个英文字母:A-B-C。呃,不好意思,应该是ABS,为了方便记忆,咱们可以简称“俺不傻”。

  这里的ABS可不是一种塑料,也不是老司机们常常说的“制动防抱死系统”,而是英文“Asset Backed Securitization”的缩写,翻译过来就是“资产支持的证券化”,其是指以基础资产未来所产生的现金流为偿付支持,通过结构化设计进行信用增级,在此基础上向投资者发行证券的过程。好了,我知道,虽然是中文,但你还是没听懂,所以我们需要讲一个小故事。

  话说阿三是个靠谱小伙,家养了几头奶牛,每年产的牛奶能够卖10万元,他的小日子过得还不错。这一年,阿三爱上了如花,非她不娶。但想把如花娶进门,买房买地加彩礼得准备出100万元,不吃不喝得10年,他等得起,如花可等不起,把牛全卖了倒是够,但如花娶进门后还咋生活,要是没了牛,连旺财都养不起还想养如花?

  于是阿三就去找村长商量怎么办,村长知道阿三小伙子人不错,靠得住,他家的牛也健康的很,收入很稳定,但村长也没那么多钱啊,怎么办?众人拾柴火焰高啊!于是村长设立了一个阿三支持计划,特别成立了一个公司,找评估公司给阿三的牛估了个合理价格,号召村民们一起凑凑闲钱把阿三的牛买下来,再租给阿三继续使用(融资租赁),阿三呢,则打好一定数量的白条给出钱的村民们,然后约定好每年的利息,按照白条的多少把未来卖牛奶的钱以租金方式还给相应的村民们,白条数量固定,阿三还钱认条不认人,以后闲钱多了的村民可以直接从其他需要用钱的村民手里直接购买白条,就能得到更多的回报,当然为了号召大家放心出资帮助靠谱的阿三,村长不仅自己出钱,还拉上了一众村官都跟着出钱,打消村民的顾虑。这样一来,阿三解决了资金问题,当年就娶上了媳妇,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村民们则会按照比存银行高的利息在未来得到回报,整个村里洋溢着笑容。

  上面的故事其实就是一个简化版的“俺不傻”案例,阿三是融资方,奶牛就是“基础资产”,阿三的销售牛奶后所按期支付的租金就是“未来所产生的现金流”,村长作为计划管理人牵头成立了一个特殊目的公司(Special Purpose Vehicle,简称SPV)来落实“结构化设计”,村官们负责了“信用增级”,村民就是“投资者”,白条就是“发行的证券”。之前你看不懂的那句中文翻译过来就是全村集资给阿三娶媳妇、阿三努力工作带全村致富的故事。如果这个故事再曲折一点,阿三还可能是先去找了村里的首富小马哥,并把奶牛抵押给了小马哥(原始权益人)从而进行抵押融资,村里人都知道,小马哥显然早已经不再是当铺思维,他聪明的把阿三未来会支付的本息一起打了个资产包,找到村长,同样设立了一个阿三支持计划,并设立了一个基于此计划的特殊目的公司,甚至还对资产包进行了分级,低收益低风险,高收益高风险,吸引村民各取所需来分享收益、分担风险。以此类推,除了利用抵押或质押,还可以综合利用融资租赁、二次许可、信托、保理等等各种金融手段及相应的各种组合来进行复杂的“结构化设计”,实际操作中内外部增信方式也有很多,除了最常见的担保,感兴趣的同学还可以查一查“优先劣后分级”、“现金流超额覆盖”、“风险准备金”、“信用触发机制”、“资产赎回与回购机制”等等增信手段(可参见2020年5月12日陈磊、王彬、黄书立老师于IPRdaily发表的《现有知识产权资产证券化产品主要增信措施评述》)。总之,万变不离其宗,理论上任何在未来可以产生稳定现金流量的资产通过增信和风险控制都可以进行类似的资产证券化融资,理想状态下,确实能形成各参与方多赢的局面。

  现在,相信大家应该已经初步知道了什么是知识产权证券化,其实就是把上述故事中阿三家的奶牛换成了阿三家能产生稳定现金流量的知识产权,比如具备商业价值的专利、商标、著作权等,所谓的牛奶通常就是基于这些知识产权产生的应收账款、衍生债权、许可收益等。但相信大家同时也关注到,我们一直在强调阿三是个靠谱的小伙且有“稳定的现金流量”,从而才能设计一个阿三支持计划。也就是说想进行知识产权的证券化,不仅需要阿三须自身做到有信用,还要有一系列的增信和风险控制的制度来保障,最重要的,相关知识产权客体也应当满足能产生独立、可预测且持续稳定的现金流这一首要条件!像知识产权诉讼赔偿款这种收入呈现补偿性、不稳定性和非常规性,就不具备独立、可预测且持续稳定这些特性,暂时就不适宜作为基础资产的现金流,而许可使用费及相关衍生权益就相对稳定点。当然,知识产权属于无形资产的一种,本身受到政策、法律、市场、技术多方面的影响,单一的知识产权即使有许可费收入也可能会有较大的不确定性风险,要知道连价值相对稳定的房屋产权都可能演变出次贷危机,我们在探索知识产权证券化的道路上务必要谨慎万分,需要更合理的去选择和组合基础资产,除了别把黄牛当奶牛,也别盲目吊死在一头奶牛上,奶牛群的质量稳定性非常重要!所以,笔者也想借此文章呼吁,在知识产权证券化探索之路上,我们除了要完善相关法律制度、积极探索适用于知识产权证券化的架构设计、增信手段、风险控制工具、价值评估方法等等的同时,更应该溯本求源,加大力度扶持专业的知识产权服务机构、培养知识产权运营人才,从而加强高质量知识产权的培育,增强个体知识产权的稳定性,提高知识产权资产池组合构建的合理性,并重视知识产权的商用转化。否则缺少了稳定的、高质量、可商业化的基础资产组合,也就缺少了持续稳定的现金流,后续无论风控手段多么高超、架构设计多么合理、评估方法多么科学,知识产权的证券化最终难免会成为空中楼阁,别让“俺不傻”计划成为了“俺变傻”陷阱。

  最后,感谢各位观众宝贵的5分钟,通过阿三的故事希望您能对知识产权证券化有个通俗的认识,也真诚期望我国的知识产权证券化之路在大家一起的努力下早日步入正轨,为企业融资提供新渠道,为投资理财提供新选择。

分类: 行业观察

Tel:4008-010-426 / +86-10-62523860

邮箱:该邮件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传真: +86-10-8287095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南路甲21 号中关村知识产权大厦A 座

关注三聚阳光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