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10月
2020

何为高价值知识产权

  “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商品社会,好像一切都可以用价格来衡量,而仅存的高中水平政治知识告诉我们:价格只是价值的货币表现,归根结底还是要谈价值。可以说万事万物都有其内在价值,知识产权更不例外,“知识的产权”显然包含了财产权的属性,既然也是一种财产,作为知识产权的拥有者,必然都希望自己的知识产权是高价值的。

  “高价值知识产权”这几个字近年来随着国家高层的多次呼吁,也因此变得耳熟能详。但什么才是高价值知识产权?普遍给不出明确的答案。我们已经逐渐意识到泛滥的低质量知识产权带不来高价值,但高质量的知识产权好像也并不等同于高价值知识产权,知识产权作为一种无形资产,价值总是捉摸不定,最权威的评估机构也无法判断某一个知识产权内在价值的确切高低,只能估算在特定条件下某一时间点的大概价格。因为很显然,同一件知识产权在合适的企业手中可能价值数以亿计,在不合适的主体手中它却就只是一纸证书而已,甚至都不是财产而是成本。因此,我们从逻辑上不难得出一个结论:想要有高价值知识产权除了做到高质量创造以外,至少还要做到善用。

  谈到知识产权的善用,在100年前有一位大神用一个史上最骚操作举了个很好的例子,1917年,马塞尔·杜尚从一家卫浴商店买了个男用小便器,在上面签上了化名“R. Mutt”,然后将这件“艺术作品”取名为《泉》,这件作品最终击败了毕加索的《亚威农少女》,被推选为现代艺术中最具影响力的作品!

  这个锦鲤体质的小便器,由于艺术家的偶然眷顾,成为了一件无价之宝,这夸张的高价值显然并非源于其本身的使用价值,而是因为内在知识产权的使用价值,更具体说是著作权的善用带来了价值的飞跃。

  像杜尚这样的艺术家,公众已经默认了他的作品是高质量且高价值的,这样的艺术家本身就可视为一个高价值知识产权培育中心,杜尚的名言就是“如果一名艺术家说某件东西是艺术品,并且对其背景和含义施加了影响,那么它就是一件艺术品”,这句话对知识产权的开光作用做了很好的诠释,日常琐物都能由于艺术家的知识产权加持而变得与众不同,在现代社会,相信会有越来越多的点石成金靠的不是魔法而是知识产权。然而并非所有知识产权都能够化腐朽为神奇,不注重前期高质量的重视与积累就想创造出高价值知识产权通常是痴人说梦,培育高价值知识产权的门路没有找到,往往会一顿操作猛如虎,证书卖了两千五。

  幸运的是,全国各地都在积极探索如何建设高价值知识产权培育中心,高价值知识产权的产生将有套路可循,未来可期;更幸运的是,小编知道有家公司就依靠其高质量的服务能力在分别协助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北京交通大学建设高价值专利培育运营中心;更更幸运的是,今天小编决定要偷偷告诉你一个内幕消息:

  这家公司将在后天(也就是2020年10月21日啦)举办一场《高价值知识产权与商业增长》论坛,期间将邀请各行各业的大咖分别从司法、审查、投资、证券化、产业、服务等多维度探讨下何为高价值知识产权,若能从中总结出一些高价值知识产权的共性并抓住这些要点努力达成其中一二,培育出来的相关知识产权就有机会具备高价值潜力,成为像“黄金”一样成为炙手可热的硬通货将指日可待,让我们敬请期待这场有可能让更多金子因此发光的论坛!

分类: 公司新闻

Tel:4008-010-426 / +86-10-62523860

邮箱:该邮件地址已受到反垃圾邮件插件保护。要显示它需要在浏览器中启用 JavaScript。

传真: +86-10-82870956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海淀南路甲21 号中关村知识产权大厦A 座

关注三聚阳光公众号获取更多资讯